唐宋野史百科

广告

史上竟有多情皇帝生死两皇后的荒唐事?

2012-02-13 10:38:40 本文行家:老蔡的菜园子

宋仁宗的确是一个多情种子,一生中对他第一眼就相中的张妃矢志不渝,虽然没有爱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但他敢于违背祖制和礼数,甘冒天下人非议,也要让张贵妃含笑九泉,生前办不到,死后了了这桩心愿,如此这样做派,也算是皇帝中的奇男子了,宋仁宗的爱情至上,很是让人佩服。

宋代梅瓶宋代梅瓶

 

       在中国古代,做为普通夫妻,布衣裙衩,相得益彰,甚至琴瑟调和,举案齐眉,其乐也融融。而做为皇帝,似乎就只有游龙戏凤,所谓后宫三千佳丽,看上去不过是为了满足皇帝的淫欲,或者为繁衍子孙而完成传宗接代的历史使命,而爱情则真正成为了一场游戏一场梦,皇帝一旦拥有爱情,结局似乎就只能是纣王和妲己,以及唐明皇和杨贵妃那样,不是祸国,就是殃民,或者逃脱不了亡国的命运,或者成为政权交替更迭的导火索,而皇帝则被史官指认为沉缅女色,不问政事,而另一方那些柔弱的女子们,似乎历来只能是红颜祸水的代名词。皇帝只能乱爱,但是不能多情,这一多情,就有可能犯下历史上素来以仁爱厚道著称的宋仁宗那样虽风流却非常荒唐的咄咄怪事。

       皇帝是否多情,似乎应该与治国无关,但是在传统士大夫眼里,这种多情却是万万不能僭越礼数的,哪怕你是皇帝,也得纳入正统的道德礼制范围内,甚至在台谏看来,皇帝的这种私事,就是举国之大事,皇帝凭一己之好超越祖制,那就是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是不惜身死也要规劝和讽谏的。皇祐六年(1054年)正月,宋仁宗当政时,就发生过这样一件轰动朝野的大事,当时宋仁宗最宠爱的妃子张贵妃正值31岁的花样年华,却不幸得暴病身亡,仁宗肝肠寸断,竟然决定用皇后之礼为张贵妃发丧。

       宋仁宗不是不知道这样做是违背礼制的,也知道这样做是会引起天下人非议的,但是情到深处就只能不管不顾了,仁宗这位皇帝一生用情虽非专一,但是对于张贵妃却是一直宠爱有加的,这位美人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当上皇后,生前办不到,死后却是不能让自己最喜欢的妃子带着绝望踏上黄泉路的,宋仁宗打定主意后,为了防止朝野反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在张贵妃死后第四日,在亲任治丧委员会主任委员的大会上宣布,追封张贵妃为皇后,赐谥温成。台谏连续上书反对,但是仁宗这一回却没有纳谏从流,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死后有个最隆重的名份,而是执意要把多情和荒唐进行到底。仁宗甚至还颁布诏书,下令一个月内禁止任何娱乐活动,京师唯一的活动就是为温成皇后举丧。

       于是在宋史上就出现了旷古未闻的一生一死两位皇后的咄咄怪事,这段明显逾礼的荒唐事也被史家毫不客气的记载到了以贤良温厚见长的仁宗身上。因为当时仁宗的正宫娘娘曹皇后尚在人世,只是曹皇后温良恭俭让,对于这种事情也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了。那么张贵妃何许人也,仁宗皇帝为什么对她三千宠爱于一身?原来仁宗15岁时,刘太后就想尽快为皇帝完婚,其中有已故中书令郭崇的孙女郭氏,已故骁骑卫上将军张美的曾孙女张氏。当时仁宗一眼就相中了张氏。本来皇帝选中谁就可以立为皇后,可是过不了太后这一关。太后恰恰看上了郭氏,便替皇帝作主,册立郭氏为皇后,以张氏为才人。

       这位张贵妃宋史有传,为河南永安人,出生于一个官宦家庭中,父亲很早就抛弃了她,自小便被纳入宫中,史载“妃巧慧多智数,善承迎,势动中外。”她是仁宗第一个心动的女人,心动后就是行动,这份情根就这么种下了,可惜张妃生来就是一个病美人,其仗着仁宗宠爱,尤喜撒娇,曾经在任才人时,就因为一场大病,而央求仁宗皇帝封其为美人,这段话说的还挺艺术,“妾姿薄,不胜宠名,原为美人。”好象仁宗不册封其为美人,此妃病势就不减一样,可见此病非身病,而心病也。

       仁宗的皇帝从一开始就做得战战兢兢,因为刘太后的强势存在,其不得不收敛他的皇帝虎威,一旦刘太后呜呼哀哉以后,仁宗才觉得自己真正该扬眉吐气了,而张美人既乖巧又有心计,把个仁宗唬弄得心花怒放,要个天上的月亮办不到,要个皇后还是可以商量的。对于太后为其择定的郭皇后,仁宗把多年的怨气迁怒其上,有心废之,当另一得宠的尚美人与皇后争风吃醋时,仁宗左护右挡,不料郭皇后一不小心,一个大耳括子扇到了仁宗脸上,这下给了仁宗一个口实,可惜虽然废掉了郭皇后,但是鉴于辅臣范仲淹等人屡次上奏,仁宗不敢公然的把皇后之位轻率的送给张美人,而是迎立了端庄贤惠的曹皇后。

       仁宗的心却一直向着张美人,庆历八年(1048年)闰正月元宵之乱,由于曹皇后应变有方,宋仁宗才能化险为夷。然而,事后宋仁宗却未给曹皇后任何奖赏。不仅如此,他因为宠爱张美人,便借口说张美人在平乱中有功,要升张美人为贵妃。一时间,朝野上下怒气难平,翰林学士张方平说:“舍皇后而礼尊美人,古来没有此礼。”群臣也都上书力谏。可宋仁宗不听,力排众议,立张美人为贵妃。反而曹皇后大度,没有计较,对此不过是付之一笑。

       这位张贵妃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为了挑战皇后权威,张贵妃心生一计,一次,张美人要出去游玩,向仁宗闹着要借用皇后的车盖抖抖威风,借以刹皇后锐气。仁宗明白这是僭越礼制,大臣们不会善罢甘休,皇后也不会答应,便推说“你自己去借借看。”没想到曹皇后竟然爽快地答应了!张美人乐坏了,仁宗一想不对,便严肃地教训她说:“国家文物仪章,上下有秩,汝张之而出,外廷不汝置。”意思是说,你用皇后车盖招摇出宫,公卿大臣不会放过你!张美人羞悔而罢。可见仁宗还算睿智,较为贤明,并没有爱屋及乌犯下娇纵和教唆美人的又一过错。

       从宋史记载的这些宫廷秘闻中,我们可以想见,宋仁宗的确是一个多情种子,一生中对他第一眼就相中的张妃矢志不渝,虽然没有爱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但他敢于违背祖制和礼数,甘冒天下人非议,也要让张贵妃含笑九泉,生前办不到,死后了了这桩心愿,如此这样做派,也算是皇帝中的奇男子了,宋仁宗的爱情至上,很是让人佩服。可惜他是职业统治者,倘能对他治下的臣民,也能有这份疼爱之心并且励精图治,做为北宋时期统治时间最长的皇帝,可能历史就会改写了。

       历史虽非风花雪月般浪漫,却一样晓风残月般的冷俏。

       宋仁宗强硬的为自己的所爱做出了一次艰难的抗争,多情自古空遗恨,宋仁宗的爱情就这样云消雾散了,或许,张贵妃不过是皇宫大院寂寞的皇帝心中一束短暂而跳动的火花罢了,娇纵恃宠的张贵妃值不值得宋仁宗爱恋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今人看来,爱情看似与皇家貌合神离,却与做为个体的皇帝有那么点让人唏嘘——甚至感动的意味存在。

分享:
标签: 历史 文化 宫廷 随笔 野史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老蔡的菜园子老蔡的菜园子,70后,生长于汉水之滨,曾出版过《吹皱一池春水》《一个人的天堂》《如歌的行板》等书,算是对自己三十年来人生经历生活感悟的总结,兼有贩卖狗皮膏药之嫌。信奉梁宗岱先生的“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闲来喜欢体育运动,沉缅于中国古代野史研究。 青史风流,野史疯狂。正史并非你认为的那样无懈可击,野史也非你想像的那样一无是处,历史的蛛丝马迹或许隐藏在历代文人的笔端,真相或许就是这样在抽丝剥茧、寻幽探秘中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