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野史百科

广告

国粹中医在唐朝的民间是如何大放异彩的?

2012-02-14 14:02:16 本文行家:老蔡的菜园子

在唐朝,中医技艺发展很快,不独有孙思邈这样的“药王”,民间也诞生了不少技艺精湛的神医,这些民间神医的妙手回春以及奇闻轶事散佚在各种版本的野史之中,让今人读来回味无穷,中医无愧于中华老字号中一朵怒放的奇葩。

药王图药王图

 

       大家都知道唐朝时有个大医学家叫做孙思邈,他写了一本有关医学的专著叫做《千金方》,此书是综合性临床医著,集唐代以前诊治经验之大成,对后世医家影响极大,孙思邈堪称当时最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学者。在唐朝,中医技艺发展很快,不独有孙思邈这样的“药王”,民间也诞生了不少技艺精湛的神医,这些民间神医的妙手回春以及奇闻轶事散佚在各种版本的野史之中,让今人读来回味无穷,中医无愧于中华老字号中一朵怒放的奇葩。

       宋人孙光宪在《北梦琐言》中有着多处记载。医者意也,可通神灵幽冥,古代神医有着不经过切脉而知道病因的高超技艺,因而可以用特殊的方法治愈患者,此当然是集多年成医之经验。今人若遇见“悟本堂”那样的养生之道和“李一道长”那样的信口开河,即使想做善男信女,最终也不过只能证明自己的愚昧而已。养生之道,诚如孙思邈所言,行为方式不仅是疾病的起因,也是疾病复发的原因,不减滋味,不戒嗜欲,病愈亦可复发也。比如下面记载的这则故事,唐朝时有一富翁,居于船中,到了半夜时忽然得了一种暴疾,至拂晓时已经奄奄一息,邻船中有武陵医士梁新听说此事后,前去诊断,说道“此乃是中毒气象也,莫非最近几天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仆人回答道“主人很少出船,也没有在别人家吃过什么东西。”梁新问到“平时你家主人都喜欢吃些什么?”仆人回答“好食竹鸡(雉科,鸡形目,一种飞鸟),每年都要吃下不少于近百只,最近又买了很多,以此为主要食物。”梁新道:“竹鸡这种东西喜欢吃半夏(一种有毒植物,可作中药用),此必然为中了半夏之毒”。于是命人捣姜成汁,翘开患者口齿将汁液灌入,患者不久即苏醒过来。

       梁新从富翁嗜食竹鸡中判断出其人中了半夏之毒,此乃行医经验之道。正是因为其医术高超,所以被朝廷征入做了御医,由于名声大振,就有一朝士前往就医,梁新看见此人后,大惊,对其说:“你怎么不早点前来,如今病如膏肓,乃不治之症,还是赶快回家,及早准备后事吧”,这位朝士非常恐惧遂匆匆告退,骑马回家,恰在此时,京都有一马医者名叫赵鄂,在繁华的街市上自标姓名,看病行医,这位朝士病急乱投医,就下马询问赵鄂,赵鄂诊断完后也说出了如梁新一样的话,此病已经危在旦夕。如今尚有一法,可以试试,请官人多吃消梨(梨的一种。又称香水梨、含消梨。体大、形圆,可入药),越多越好,吃不过来时,可以将消梨捣碎成汁服下,或许可以救你一命。此朝士上马而归,用书筒在集市上当时就换了一些消梨,在马上即咀嚼之,到家后十多天里,唯吃消梨,顿觉神清气朗,其病竟然慢慢痊愈了。此后前去拜谢赵生,接着又将实情相告于梁新,梁新非常惊讶,大起怜才之心,遂召赵生,并且奉送车马银两,以为资助,成就了两位神医的一段佳话,此种古风,于今人同行是冤家则境界高下立分,古今岂可同日而语?

       古人不仅讲究从医经验,擅长传统望、闻、问、切之中医古法,更是很早就懂得心理疗法,留下了富有传奇的诊断佳话。唐朝中表年间,有一妇人,随从其丈夫南中作官时,曾经误食一虫,由此心惊胆战,疑虑成病,经多方诊治也不见其效。有一京城医者,知其所患乃心病,于是在主人的奶娘中选择一谨言慎行者,提前告知,“我今以药引其上吐下泻,你用一盘盂接入所吐秽物,吐完后,你可对其言明,有一小虾蟆(水蛙的一种)随之吐出,千万谨记不可让娘子知道我是在骗她”。其奶娘遵其所言,于是依此法,这位妇人困扰多年的疾病随之痊愈。可惜这位很早懂得以心理治疗玩症的医家没有留下其姓名,但是仅从宋人记载的这则笔记中可以领略,至少唐朝时中医就已经懂得治心先于治病的病理,对后世行医者之借鉴其作用可谓大矣。

      《北梦琐言》中还记载有另一则比较高超而精湛的医术,有一少年,眼中常见一小镜子,不知为今之青光眼还是白内障,医工赵卿为之诊断,并且与少年相约第二天以生鱼片进献,少年及时赴约,被延揽至厅堂,赵卿告诉少年,令其稍等片刻,待自己正在接待的客人走后再延请入内攀谈。而赵卿早在厅堂中设置一案台,台上摆放着一瓦罐用沙芥制作的醋汤,除此之外,更不与少年端茶递水。少年在厅室中苦苦等待,久候不见赵卿外出,越等越急,越急越渴,饥渴难耐下,忽然闻到瓦罐中的醋香,于是不免轻轻用醋汤疗渴,如是反复再三,顿时觉得胸中豁然开朗,眼睛中的小镜子也忽然不见了,少年因而喝光了瓦罐中的剩下的所有醋汤。赵卿躲在后室中看见了这一幕,于是欣然而出,少年见到赵卿后很不好意思,以其喝光了醋汤而陪罪,赵卿哈哈大笑,告诉少年,“郎君你先前吃了太多的生鱼片,只有用所制酱醋可以调理,因为有鱼鳞沉积于胸中,所以有眼花。刚才我所调制的酱醋,只有等你饥渴难耐时,慢慢将其喝下,才能治愈此病,天下的美食盛会,神马都是浮云,不足为信,请你今后千万不可只图口腹之欲,生养之道,应以五谷为重”。古人很早就懂得原生态的养生之道,《论语》中就曾记载“肉虽多,不使胜食气”,而孙思邈更是主张调味品、下饭菜不要掩盖了五谷的气味。可怜今之市场上毒大米、转基因食品屡禁不止,现代人的饮食习惯与中医更是南辕北辙,所以怪病、急症让现代医学界抓耳挠腮、百思难得其解。

       通过以上事例,我们可以领略国粹中医即使是在唐朝的民间也是大放异彩的。古代中医博大精深,为中华传统之瑰宝。比如中医讲究精血和阴阳,更是老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奇幻治疗之道,而中医所讲的“气”的理论更是中医里的最高范畴,是我们身体里的另一种玄妙的生命,中医的某些理论更是现代科学所无法解释的,所以中医看上去就象一种玄学,但是中国的医术是经过千百年来临床经验和医者身体力行而不断发展完善的,在古人眼里,医者都是具有绝高法术和地位的人,为社会所尊崇,即使医无所治,大概也是生死由天,富贵有命,根本不会怨及医者,至于医患问题,更是绝少发生。哪象今人,医患之间关系如此紧张,现代医学发展越快,医患之间似乎距离越远,这种悖反的关系更是让人匪夷所思,而医术精湛的妙手回春者则往往是居庙堂之高者,更是底层民众有病无钱所难以企及的,治病救人,或许首先应该救助的是现代医者的道德和良心。

分享:
标签: 历史 文化 唐朝 中医 随笔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老蔡的菜园子老蔡的菜园子,70后,生长于汉水之滨,曾出版过《吹皱一池春水》《一个人的天堂》《如歌的行板》等书,算是对自己三十年来人生经历生活感悟的总结,兼有贩卖狗皮膏药之嫌。信奉梁宗岱先生的“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闲来喜欢体育运动,沉缅于中国古代野史研究。 青史风流,野史疯狂。正史并非你认为的那样无懈可击,野史也非你想像的那样一无是处,历史的蛛丝马迹或许隐藏在历代文人的笔端,真相或许就是这样在抽丝剥茧、寻幽探秘中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