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野史百科

广告

历史上谁对古城洛阳有着再造之恩?

2012-02-15 10:28:22 本文行家:老蔡的菜园子

张全义并非如他的名字那样全义,在乱世之中,他的污点固然很多,但单以其对洛阳战后的恢复来看,他足以在历史上留下一席之地,而现在的洛阳人也应该记住这样一个人,他对名城洛阳是有着再造之恩的。

龙门石窟龙门石窟

       洛阳是千年帝都,牡丹花城,历史上一共有十三个王朝在此建都,是中国历史上建都最早,朝代最多,时间最长的城市,洛阳在历史上很长时间内既是天下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亦是全国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汉魏以来,特别是在武则天迁都洛阳且命名为神都以后,这里逐渐成为国际级大都市,在民族融合和中外交流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而彪炳史册的辉煌篇章。

       然而在唐朝末年,洛阳却因天下动荡,军阀混战,特别是在黄巢起义和持续兵乱后,洛阳城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重浩劫,时“县邑荒废,悉为榛莽,白骨蔽野,外绝居人。洛城之中,悉遭焚毁。(见《洛阳缙绅旧闻记》)”一幅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的凄惨景象,洛阳城的复苏和历史重建,仰仗于一位历史人物,此人就是历经唐﹑后梁﹑后唐,长期担任河南尹的张全义,虽历经动乱和朝代变迁,但其在洛阳任上一干就是四十年,这四十年里他造福洛阳乡梓的事迹不绝史书且让今人掩卷叹息,天若有情天亦老,神都洛阳不该遗忘这样的一个历史人物。

       张全义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在河南尹任上,又是怎样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复原了洛阳城的繁荣?张全义,字国维,原名叫做言(一作居言),全义为唐昭宗所赐名,后梁太祖朱晃又改全义名为宗奭,至后唐庄宗平定河南后,又复其原名全义。老张这一生也真够麻烦,每伺侯一个主子,就连名字也得跟着改一回,仅此改名一事来看,老张的委曲求全就远非常人所能及,这也注定了他一生别无所求,就是活着能干事比什么都重要。的确,老张的祖上世代务农,他深深知道国之根本是什么?他早年做了一个小官,因不堪忍受县太爷的污辱,一气之下投奔了黄巢,因见黄巢军流寇本色,知不能成大事,转身又投回了唐王朝,一生中的见风使舵,保证了他的衣食无忧,按现在话说,老张这个人活得很现实,谁势大就跟谁,在动乱年代,活命最要紧,至于谁是谁非?在那个年代里,根本就没有评判的道德标准。

       老张一生中做了多少个官?说出来吓你一跳,《旧五代史》说他历任太师﹑太傅﹑太尉﹑中书令,后封王(先封魏王﹐后封齐王),内外官历二十九任,仅在河南尹一任上就干了四十年,就在任河南地方官员时,老张做了一生中最正确的也是史书上最为人所称道的事。老张才到洛阳时,洛阳城中一片废墟,城中所存遗民仅百户,老张到洛阳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修建被毁坏的都城。洛阳原有三座小城,分别为北州、南州和中州(中州洛阳经此而来),但经军阀混战后,仅余残垣,他率领手下百余兵丁和所存残民,共保中州一城,接着修葺南州和北州城,用了五到七年的时间,才逐渐恢复了洛阳城的壮观景象。

       紧接着大力发展生产力,老张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采取了行之有效的方法,保证了农田生产的有序发展,他于手下不满百人的兵丁中选择十八位有用之人,命之为屯将,每人给他们发一面旗子,一道榜令,命其在洛阳十八个县中招募流民,在被毁坏的田野中耕种,流民渐归。然后又从百余名手下中,再选十八人,命之为屯副,如果有流民归来,以安抚绥靖为主,除杀人者外,其余犯奸作科者仅加杖刑略施惩处,在老张的治下,废除了严刑竣法,且没有赋税,流民络绎而归。老张再从麾下选择十八人,命之为屯判官,仅一两年时间,十八屯将每屯增加至千户,农业生产已呈蓬勃发展之势。

       有了耕种的田地,治下民众不愁吃穿,老张又在农闲时分挑选部分农户,教习他们弓矢枪剑和行军布阵进退之法,如此教化数年后,每屯增加户数多者达六七千,其次为四千,最少的也有三两千,而且募得农闲时分麾下兵将约两万余人,这部分增长的军事力量,有效的保证了境内的安定团结和治安维稳局面,每每有盗贼横行即行缉捕。在老张的励精图治下,洛阳城内恢复了过去的繁荣景象,在这段时期,城内人口激增,人民安居乐业。老张用法刑宽事简,休养生息,远近流民蜂拥而至,洛阳城在乱世中呈现一枝独秀的清明景象。

       非独如此,老张的亲民惠民形象也深得人心,比如某家百姓今年养蚕和种田成绩突出,只要离都城不太远,老张必将亲力亲往,去后即召集其家老幼,亲自以示慰问和关怀,并且赐之以酒食茶业等彩礼,男人赠之以布匹,女人赠之以裙衫,当时因民间崇尚青衣,老张就亲自为那些女人奉送上青衣。每到一家,则对其家的新蚕新麦仔细观察,若觉得其家收成较好,即喜笑颜开,甚至民间亦流传出这样一句话:“大王虽然喜欢声乐美色,但很少能见到他笑,唯有见到好的蚕麦,才会绽放出真诚的笑容”。

       老张对耕种和农田建设非常重视,事无巨细都会亲自查验,每到秋天时就会外出,看到好庄稼和耕田里没有杂草时,就会驻足不前,让手下人围拢观察,且令手下人找来田主好心慰劳,并赐之以衣物。如果看见耕田中杂草丛生,耕地青黄不接时,就会立即召来田主,聚焦众人责骂之。如果苗荒地生,问清原由知晓是因为没有耕牛或者人手不够才导致田荒时,就会令人请来其耕者邻居,斥责道“此人少牛,众人为何不相助呢?”邻人都会自认理亏。自此,洛阳附近,只要是少牛或者家中人手不够者,都会得到别人援助。农户家家都以勤勉农事为第一要务,所以家家衣食无忧,丰年有积蓄,旱涝无饥民。

       张全义在洛四十余年,心忧农事,每次遇到洪涝灾害和大旱之年需要祈祷天地时,必沐浴更衣,食素,且必恭必敬至祭祀之处,神态安祥祷告天地。也许老天对于这样一个关系民生的人格外垂青,所以在大旱之年他每次祈雨时老天即依其所言,给足了他的面子。洛阳所存龙门广化寺无畏师塔,即张全义依别人所言修建,老张每次到那里祭雨时都虔诚的祷告“今少雨,恐伤苗稼,和尚慈悲,告佛降雨。”每次老天都会非常慈悲的降下雨来,以至于当时的民谚都流传“王祷雨,买雨具”,老张人神相通,鬼神难测,让人惊呼其技。通过老张夙兴夜眠,殚精竭虑的多年苦心经营,洛阳城迸发出了惊人的能量,再度恢复了他的繁荣与鼎盛。

       洛阳城不该遗忘这样一个在历史对其有着特殊贡献的人,否则洛阳城很有可能象历史上其他的名城一样毁于兵燹和战火之中而籍籍无名,虽然这个人在乱世之中非议不断,比如他一生中的反复无常,和过分的委曲求全,以及在朱温的淫威下,家中妇女尽皆被朱温污辱,他却甘当缩头乌龟,反以洛阳励精图治后的富足资助朱温夺取天下。张全义并非如他的名字那样全义,在乱世之中,他的污点固然很多,但单以其对洛阳战后的恢复来看,他足以在历史上留下一席之地,而现在的洛阳人也应该记住这样一个人,他对名城洛阳是有着再造之恩的。

 

分享:
标签: 历史 文化 洛阳 野史 随笔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老蔡的菜园子老蔡的菜园子,70后,生长于汉水之滨,曾出版过《吹皱一池春水》《一个人的天堂》《如歌的行板》等书,算是对自己三十年来人生经历生活感悟的总结,兼有贩卖狗皮膏药之嫌。信奉梁宗岱先生的“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闲来喜欢体育运动,沉缅于中国古代野史研究。 青史风流,野史疯狂。正史并非你认为的那样无懈可击,野史也非你想像的那样一无是处,历史的蛛丝马迹或许隐藏在历代文人的笔端,真相或许就是这样在抽丝剥茧、寻幽探秘中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