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野史百科

广告

古代神汉是怎样忽悠宋初名将的?

2012-02-16 08:51:16 本文行家:老蔡的菜园子

如此一位北宋初年世之少有的名将,也许是书读少了,也许是连年征战,晚年因寂寞所致,竟然崇尚起了神道之教,相信这世上居然有着点金之术和长生之道,结果被所谓的神汉所忽悠,留下了千古笑柄。

古代战将古代战将

 

       田重进,幽州人,生活在后周和北宋初年,此人不仅生得仪表堂堂,雄伟奇质,而且武艺高强,是北宋开山舵爷赵匡胤麾下能征惯战的骁将,也是看似忠厚,实则狂野的政治流氓家赵老大陈桥兵变之得力打手,先后跟随宋太祖南征北战,在北伐契丹,西征北汉中,屡立功勋,先后担任过几个重要藩镇的军分区司令员和步军总司令等职务。田重进生涯最辉煌一仗当属北伐契丹时,其巧用计谋,伏兵飞狐城南口,擒获契丹骁将大鹏翼及其属下三千余人,斩首数千级,俘获以万计,挥师北进四十里,连下飞狐、灵州等城,接着进攻蔚州。当时北宋开国第一名将曹彬督师不力,宋太祖又命田重进驻军定州,稍后,老田大开杀戒,率手下军将攻入辽国境内,攻下岐沟关,杀得辽兵哭天喊爹,然后裹挟着战利品雄纠纠气昂昂凯旋而归。

       田重进宋史有传。纵观宋朝三百多年军事上的孱弱,和对周边少数民族胜少败多的战绩,老田在世时,当称北方敌国的克星,其军事上的才能和成就尚在名将杨业之上,而在征讨契丹人的战役中,更是战功显赫,就连太祖甚为依重的曹彬和潘美在外战上与之相比也不遑多让。史载,老田一武夫也,不太爱读书学习,赵老大当时还未发迹,只是一介藩王,因喜爱其忠勇耿直,经常以酒肉等小恩小惠相赠,重进坚拒不受,使者提醒他“这可是晋王赠与你的,为何不受?”田重进昂首挺胸答道“你代我谢谢晋王,我只知道天子,不知道什么晋王”,太祖知道此人忠直,所以自始至终对田重进隆恩浩荡。

       如此一位北宋初年世之少有的名将,也许是书读少了,也许是连年征战,晚年因寂寞所致,竟然崇尚起了神道之教,相信这世上居然有着点金之术和长生之道,结果被所谓的神汉所忽悠,留下了千古笑柄。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当时有一兵痞,姓张,经常穿着道士服装,因其颈项间多雕篆,大概是宋人喜欢刺青,这位呢?喜欢在脖子上玩花鸟艺术,所以人称张花项。此人为投田重进所好,自言有法术,懂得点石成金和长生不老之术。田重进深信不疑,这位张花脖子呢?又拉上了一同道之人引为援手,两人骗吃骗喝,还骗钱财,老田呢?大概被驴一脚踢肿了脑袋,只要是张花项所要之钱物,毫不吝惜,悉数奉上。

       花脖子骗子张很长时间都没有施展法术,自己也担心事情败露,便信誓旦旦的对老田说“泾州城军队里有一人,是我二人的师傅,太尉你若能把他请来,则法术可成,你也可用长生不老之药”。老田想这有何难?遂发牒文到泾州,要求泾州军把此人派遣过来,泾州守军以没有王命,不敢发还,可见宋朝当时的军籍管理是很严格的。老田发威了,对泾州军下话,老子有病,没有此人就医不好我的病,赶紧放人,看来老田确实有病,还病得不轻。那边守将出主意,唯有将此人出了军籍才能放行,经此周折,此人到了重进府中,老田喜不自禁。花脖子刁难不成,又生一计,对老田说“此人来了,太好了,可是我俩得同去山中采一味所缺之药,今年八月就可大功告成。”当时已是六月,老田已在花脖子身上花费钱财无数,花脖子心知八月,就是明年八月也办不到,心生畏惧,就想见好就收密谋设计,赶紧撒脚丫子潜逃。

       这个花脖子张道行虽浅但骗人的法术却非常高明,接下来的事情忽悠的一代名将晕头窜脑,让人窃笑不已。花脖子平常不喝酒,大概害怕喝高了,得意忘形之间行迹容易暴露,这一日天色已晚,张花项酩酊大醉而归,老田十分惊讶,第二天,老田声色俱厉的问他“尊师从来都不喝酒,昨天怎么会醉成那样?”花项微笑作答:“我确实不喝酒,但是昨天在街市上遇到了仙人。”说完后,向西望空而拜。老田问“仙人是谁?现在在哪儿?”花项神秘作答“仙人乃吕洞宾”。北宋人皆知吕洞宾是神仙,所以花项才这样说道。老田又问:“仙人都说了些什么?”“见到吕洞宾后,他招我到街市饮酒,我说我不会喝酒,神仙说但喝无妨,必不会醉,我就和他喝了二十多杯,他又问我如今何处栖身?我说在太尉你家。神仙说我早就听说过太尉此人,太尉是一武将,却做如此好事,这个人此生有长寿之命,但是却有小病,我应该去拜访他,用药为他疗疾。”老田听到此处,大喜过望。“我只是一个粗人,何消神仙下凡?”又问“神仙什么时候下凡?”花项对曰“这个月的十五号,三更必至,吕神仙说他不想多见人,希望太尉于东边射箭处设置帏帐,备好新席,在静室中点燃香烛,准备鲜果好酒,太尉你还要沐浴更衣,穿戴周正,于深夜等候,神仙必来。”老田喜形于色答曰“谨遵教诲”。

       十五号很快就到了,老田命人在东边依前言陈设到位,帷帐坐席,一应簇新,然后点燃香烛,穿戴整齐,神态恭敬的望空祷告,等待神仙下凡。过了一会儿,三更已至,神仙还没有来,老田又取香烛点燃,望空再拜,时老田身宽体胖,又染上了风寒,弯腰鞠躬十分艰难。这一晚,天气炎热,拜了又拜,大汗淋漓,衣衫皆湿,虽然狼狈异常,却丝毫不敢懈怠。过了一会儿,已经四更天了,神仙还是没来,老田不停的焚香祷告,无数次引颈望天,心里就有些打鼓了,已经四更五点了,老田的疑心越来越重,禁不住问手下人,花脖子张现在何处?来人禀报:“尊师房门大开,却不见人,而屋内所有财物搬运已空,花项妄称奉钧令已经骗开了东门,携带所有财物逃走了”。老田羞愧难当,怀恨嗟叹:“无良汉,无良汉”。如梦方醒的田大将军现在知道这是一群骗子是坏人了,谁让你起初笃信不疑,好吃好喝款待呢?老田搬起石头自个儿砸自个儿的脚,纯属自作自受,从此以后再不相信什么法术和道行了。

       时人有一首匿名诗专门嘲笑这位一代名将,“铅作黄金汞作银,爇梁奸幸转灾新。一朝诳惑田重进,半夜攀迎吕洞宾。呆汉出门时引领,黠儿得路已潜身。惟称三个无良汉,笑杀长安万万人。”骗子能够大行其道,不在于其骗术有多高明,而在于被骗者有非分之想,被骗之人可怜亦有可恨之处。古人崇道佞佛之人络绎不绝,因受客观条件限制,认知水平低下,被江湖术士所骗似事有可谅,情有可原。但今之人呢?古有张花项,今有李一道长,古有一代名将田重进,今有明星大腕和无数善男信女,还不一样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今人又有什么理由去笑话古人的愚昧和痴心妄想呢? 

分享:
标签: 历史 文化 宋朝 随笔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老蔡的菜园子老蔡的菜园子,70后,生长于汉水之滨,曾出版过《吹皱一池春水》《一个人的天堂》《如歌的行板》等书,算是对自己三十年来人生经历生活感悟的总结,兼有贩卖狗皮膏药之嫌。信奉梁宗岱先生的“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闲来喜欢体育运动,沉缅于中国古代野史研究。 青史风流,野史疯狂。正史并非你认为的那样无懈可击,野史也非你想像的那样一无是处,历史的蛛丝马迹或许隐藏在历代文人的笔端,真相或许就是这样在抽丝剥茧、寻幽探秘中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