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野史百科

广告

古代侠客怎被身怀绝技的悍妇羞辱?

2012-03-06 15:19:38 本文行家:老蔡的菜园子

古代,不仅出身行伍的皇帝们喜欢尚勇之辈,而且民间也崇尚武力,许多行侠仗义的豪杰其英雄事迹散见于历代文人雅士笔下,甚至巾帼不让须眉,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们也一样身怀绝技而又深藏不露,小隐于野,一旦牛刀小试,则让人大开眼界而叹为观止。

唐仕女唐仕女

       古代许多皇帝崇武尚勇,逞强斗狠,但以此在史上留下赫赫武功,名垂后世的人却并不多,刘秀算一个,其带领云台二十八将纵横天下,驰骋疆场,依靠武力打下了东汉江山;李世民算一个,他与瓦岗英雄、绿林豪杰义结金兰,南征北战,最后依靠军人力量搬掉了走向皇位的绊脚石;而赵匡胤赵老大也算一个,其南征北战,所向披靡,嘴里哼唱着周杰伦的“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手中哨棒上下翻飞,指东打西,完全倾倒了身边的一大批兵哥哥,并因此发动陈桥兵变,抬腿毫不客气的坐上了龙椅。

       古代,不仅出身行伍的皇帝们喜欢尚勇之辈,而且民间也崇尚武力,许多行侠仗义的豪杰其英雄事迹散见于历代文人雅士笔下,甚至巾帼不让须眉,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们也一样身怀绝技而又深藏不露,小隐于野,一旦牛刀小试,则让人大开眼界而叹为观止。北宋有一个叫做调露子的化名文人在其笔记《角力记》中就讲了这样一个非常有趣,可堪玩味的民间故事。

       话说唐懿宗咸通年间,首都长安有一个叫做张季弘的军人,勇猛善战,力大无比,有一次路过一个地方时,天降大雨道路泥泞,与一位赶着毛驴背着柴草的村民狭路相逢,道路狭窄而不能通过,张季弘发起怒来,提起毛驴的四脚,奋力掷过水渠,围观的众人无不大惊失色,赞叹其好神力,是谓当世猛男也。后来此人在效力于湖北襄阳时,有一天晚上借宿一家旅馆,听见旅馆里一位老婆婆对她的儿子说:“恶人马上就要回来了,赶快去准备茶水饭菜,不要招惹她,免得她发脾气。”说完后长叹短吁,非常忧愁,而且看上去异常胆怯。张猛男好奇的询问,老婆婆告诉他最近儿子娶了一个媳妇,此妇非常刁钻凶悍,无人可治。猛男搭言,一般的媳妇见了公婆都很畏惧,他是新媳妇,怎么就敢这样不明事理呢?老婆婆说,你不知道,这个媳妇强壮好勇,无人可敌,她周围的人都很怕她,以致于越发凶悍。张大猛男一股豪气上升,笑道,其他的事情我不敢保证,但是若要论起武艺勇力,别怕,我当为你们撑腰,设法除去凶妇。老婆婆听完这句话,拉着儿子就下跪磕头,大英雄呀,你要能做得此事,替我母子俩除去恶妇,虽然我家穷困,也当尽力酬谢。张季弘一腔热血,豪气干云,单等那恶妇归来。

       叙述至此,列位看官,这位叫做张季弘的猛男、大勇士正在做一件行侠仗义的大好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用自己的功夫整治忤逆不孝的恶妇,想来非常解气,可是不然,孰不知事情的发展非常出人意料,甚至有些让人哭笑不得。消息传开以后,四乡八邻的村民们都聚拢了过来,天色渐渐晚了下来,新媳妇背着一捆柴走进家门,其相貌看上去并未有任何异常。这家旅店后园里有一块大青石,张猛男单坐其上,放驴鞭于身旁,摆摆手招呼妇人过来,一脸正气的问道,你是这家主人的新媳妇?我在长安时就听说你有些力气,为什么不好好孝顺公婆服伺丈夫呢?你怎么敢如此大逆不道?妇人不惊不慌的答道,你这个莽汉好没道理,你又不了解我的家事,我虽然才嫁过来,但是也不敢不好好服伺婆家,自然是家里人嫌弃厌憎我。老婆婆在一旁仗着张季弘撑腰,便插话,你就别在这里强词夺理了。新媳妇一边辩解一边列举一些已经发生过的家事说明原由,并反问张大猛男,这些事难道都是我的错吗?最让这位抱着侠义之心扶贫济弱的季大勇士忐忑不安而又惊慌失措的是,此妇每举一事例,就用中指在张季弘所坐石头上画一道符标注之,随手作痕,深达数寸。敢情这是一位身藏不露又身怀绝技的女魔头哇,季大猛男自忖毫无胜算,想起自己的自不量力,顿时冷汗嗖嗖直冒,神情骇然,坐立不安,嘴里只有喃喃自语,自我解嘲般的说道,你说的这些也有些道理。然后借口内急,灰溜溜躲进客房,关门假睡,天明即不辞而别。

       即使行侠仗义,也得调查清楚不是?没准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或许婆媳之间有着不为外人所知的隐情,婚姻如穿鞋,夹不夹脚只有脚指头知道。更何况清官难断家务事,季大猛男不自量力,莽撞行事,徒留笑柄。即使行侠仗义,也得有真本事才行。象金庸笔下,一个梅超风,一招九阴白骨爪就让号称名门正派的全真七子吃尽了苦头。现代家庭里的爷们儿实在应该庆幸,庆幸你家的媳妇不会分筋错骨手和九阴白骨爪,否则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要不你练就几招九阳真经来试试?只不过走火入魔的机会比较大,弄不好,象电影《大腕》里最后破产的那几位爷一样,神经发作,来个自欺欺人,一辈子活在大丈夫说话算数,说不敢上就不敢上的悍妇欺凌之下。

       其实在中国历史上留下崇武尚勇笑话的绝不只有这位没有自知之明的季大勇士,历史上号称武宗的皇帝一大串,什么梁武宗、唐武宗,明武宗等等,死后谥号还都离不开“武”字,然观其生平,哪一件可称得上是“武”字?只不过是穷兵赎武的“武”而已,历史上最搞笑的是明武宗朱厚照,自封什么大将军、太师等等,居然还让王阳明老夫子和他玩什么“捉放曹”,将宁王朱宸濠逮起来再放一次,供其带领大军剿灭,赫赫武功一人独享,皇帝也玩一把三国杀罢了。其实宋人笔记里屡屡见到记载崇武尚勇的侠义事迹,恐怕也是对于宋朝重文轻武的现实一种无奈的喟叹吧。

分享:
标签: 历史 文化 唐朝 野史 随笔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老蔡的菜园子老蔡的菜园子,70后,生长于汉水之滨,曾出版过《吹皱一池春水》《一个人的天堂》《如歌的行板》等书,算是对自己三十年来人生经历生活感悟的总结,兼有贩卖狗皮膏药之嫌。信奉梁宗岱先生的“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闲来喜欢体育运动,沉缅于中国古代野史研究。 青史风流,野史疯狂。正史并非你认为的那样无懈可击,野史也非你想像的那样一无是处,历史的蛛丝马迹或许隐藏在历代文人的笔端,真相或许就是这样在抽丝剥茧、寻幽探秘中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