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野史百科

广告

宋朝时是如何防止考生做弊的?

2012-03-26 09:30:27 本文行家:老蔡的菜园子

宋朝的官员们为了防止考生们花样繁多的作弊手段,发明创造了许多后世一直延用的考场规矩和法则,这些带着宋朝鲜明烙印的制度名称今人读来饶为有趣,其中最重要的大概要算做“锁院”;“弥封”;“誊录”;“别试”等制度了。

宋代科举图片宋代科举图片

 

      “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大凡经历过十年寒窗苦的学子们大概于此都有感触,称之为刻骨铭心恐怕亦不为过,老蔡俺在今年教师节来临之际,有事偶待客,无事乱翻书,这一页竟然翻到了宋朝时的科举考试上,宋朝人真是有趣,为了防止考生作弊,竟然绞尽脑汁,创造性的发明出了许多颇有新意的玩艺儿,直如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考官们如此煞费苦心的为国家选拔有用之士,使宋朝诞生了一大批有真才实学的政坛文化人,也把宋朝文官制度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宋朝崇文抑武,儒道兼用,在干部选拔任用上延袭了隋唐的科举考试制度,科举考试至宋朝日臻完善,两宋主要考试科目,说起来吓人一跳,足有三十多种名目。但是终宋一朝,以进士科选人最多,进士科主要考诗赋、论、策、论语、墨义、春秋等,宋朝科举考试分为乡试、省试和殿试,乡试大概算做考生们冲刺更高一级的入选资格考试了,而省试则为中央级别的统一考试,因由礼部主管,而宋朝的礼部称之为尚书省,故称之为省试。而殿试,不过是皇帝亲自主持的复试,只有经过殿试,皇帝亲自甄别出人选,挑出状元、探花、榜眼等一干才子来,才算真正的实现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读书人人生理想。

       正是因为宋朝取消了门阀制度,下发了中央一号文件规定凡是读书人均可通过自己努力,经过正规的考试途径实现“鲤鱼跃龙门”的夙宿,真正体现“学而优则仕”的用人原则,所以天下的读书人才会削尖了脑袋似的往科举考试这张大网里撞。《宋史.文苑传》描述“下至为人臣者,自宰相以至令录,无不擢科,海内文士,彬彬辈出焉。”宋代的大名士吕蒙正、欧阳修、范仲淹等均出身寒微,然而都是通过自己努力,如愿以偿的通过了国家统一组织的招干考试(科举),而成为了国家栋梁。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因此天下读书人皆千军万马的奔向(科举)这坐过去了,就注定会艳阳高照春风得意的----独木桥。

       既然科举考试可以改变一个读书人一生的命运,自然考试作弊就成了读书人实现梦想的终南捷径,宋朝的官员们为了防止考生们花样繁多的作弊手段,发明创造了许多后世一直延用的考场规矩和法则,这些带着宋朝鲜明烙印的制度名称今人读来饶为有趣,其中最重要的大概要算做“锁院”;“弥封”;“誊录”;“别试”等制度了。

      “锁院”制度,针对的是“请托”之风。相当于现在的“托关系,走后门”,按照规定,一旦皇帝指定官员担任考官,就必须将此人封闭起来,锁入贡院之中,使此人与外界音讯隔绝,防止考生与考官私下里达成协议而徇私舞弊。现代各类考试仍然沿用这一方法,不过宋人早就有过评论,要想根绝此种舞弊,考官的素质是第一位的,依今之通讯设备之发达,要想完全控制住考官,只怕更难。即使是在宋朝,一旦考官确定,若有心传递消息,考官往往延误到贡院的时间,只需简单的一个时间差,就足以泄露天机,野史《鹤林玉露》就曾批露,大名鼎鼎的宋轼就干过类似的糗事,只不过机关算尽太聪明,便宜了他人而已。

      “弥封“制度,针对的是“窝私”之弊。就是糊住考生姓名、乡贯,决定录取卷后,才拆弥封。据说是宋太宗淳化年间采用了一位负责考试事务的小官陈靖之建议,但是这里也有一个问题,在校对姓名,对号打卷时,难免会有考官的助手们借机泄露姓名,并进行拆换。更有在密封试卷的过程中将整个试卷进行调换的,“先将直本白卷寄封弥、誊录吏贴收藏,入试却请备卷。吏贴受嘱,专俟钓卷,全篇誊上。其元纳备卷,却行毁匿,遂无稽考”(《宋会要辑稿·选举》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而往往防不胜防的是内外勾结,为了蝇头小利而铤而走险。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宋朝又别出心裁的发明了“誊录”制度。

      “誊录”制度,针对的是“以字识人”之弊。相当于现在的考生在考卷上做标记,与考官暗通款曲,宋朝规定考生交卷后,“由内臣收之,付编排官,去其卷首乡贯状,别以字号第之;付封弥官誊写校勘,用御书院印”。这招可以有效防止因书法漂亮者考官的个别厚爱,也可以堵绝小聪明者事前约定标识,但并非就无懈可击,当时就有宋朝大臣指出,在誊写过程中,有善写者,也有不善写者,还有传抄过程中给人把关键文句抄掉的,要求提高誊写人的待遇和素质问题。然誊录流产继而灭绝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誊写的强度太大,你想啊,成千上万的考生,光誊写就会让这些文案小吏们头昏眼花而筋疲力尽的,因此,此法到了后来,只有走走样子,糊弄糊弄皇帝老儿了。

     “别试”制度:针对的是“亲疏内外有别”。宋朝为了给下层人士提供公平的考试、参政机会,自宋太宗时开始推行“别头试”。“别头试”又称“别试”,即为主考官的应试亲属及权贵子弟别置考场,另派考官考试的制度。“别试”制度有助于避免权贵舞弊,使科举制度某种程度上增强了公正性。但皇帝和设计者的出发点是好的,就怕歪歪和尚念错了经,“别试”制度最大的问题是考官的公正性,这也往往是考官在面对这些权贵子弟时最为头疼的事。

       尽管宋朝设置了许多防止作弊的看似有效的防范措施,但是根本不可能根绝作弊之法,因为迈入仕途的诱惑太大了,你想想啊,既没有门槛设置,而宋朝的官俸又是历朝历代最丰裕的,一旦踏上仕途,不仅衣食无忧,而且官途坦荡,白衣卿相并非做梦,而且一旦做上了官员,只要不是太过分,基本上在私生活方面也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皇帝对于士大夫又是十分敬重并谦恭有礼的,即使你偶尔犯了路线方针方面的大错,大不了就是个免职或者贬谪,而宋朝的大小官员都有两把刷子,大不了咱悠游江湖,乐哉诗歌唱和,开拓视野,陶冶情操罢了。所以宋朝越是防止作弊,作弊手段越是五花八门,《宋史》卷一五六《选举志二》云:“至理宗朝,奸弊愈滋。……举人之弊凡五:曰传义,曰换卷,曰易号,曰卷子出外,曰誊录灭裂。”不止宋朝,就是到了现代,高考作弊不也越来越高科技,花样翻新让人防不胜防吗?考试制度只要存在一天,相生相伴的作弊手段就不会灭绝,甚至其发展还远在考试制度之上。

       当然,宋朝皇家招干也并不是只有科举考试这一条路,但无疑这条路是相对公平公正的,宋朝时也采用过名臣贵勋逐级推荐的方法,但这条路只限于资历和名望都达到鼎盛的人物,不过,即使这些人物能够立足于朝廷,也为当时通过正规渠道科举考试而当上国家官员的那些仕宦人物们所瞧不起,虽然皇帝可以赐其为同进士出身,就是相当于进士出身,但即使别人不笑话你,你自己也会觉得颜面无光。不管怎么说,宋朝还是给读书人创造了一条公平竞争的路子,凭自己的真才实学,可以名正言顺的踏上仕途,终宋一朝,三百二十年,总共开科一百一十八次,取进士两万人以上,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啊,而这其中通过考试选拔出的白衣卿相和杰出人物数不胜数,诸如薛居正、吕蒙正、寇准、王钦若、吕夷简、范仲淹、文彦博、王安石、李纲、文天祥等等。

 

分享:
标签: 历史 文化 宋朝 随笔 野史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老蔡的菜园子老蔡的菜园子,70后,生长于汉水之滨,曾出版过《吹皱一池春水》《一个人的天堂》《如歌的行板》等书,算是对自己三十年来人生经历生活感悟的总结,兼有贩卖狗皮膏药之嫌。信奉梁宗岱先生的“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闲来喜欢体育运动,沉缅于中国古代野史研究。 青史风流,野史疯狂。正史并非你认为的那样无懈可击,野史也非你想像的那样一无是处,历史的蛛丝马迹或许隐藏在历代文人的笔端,真相或许就是这样在抽丝剥茧、寻幽探秘中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