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野史百科

广告

五代之娼妓是什么情况?

2012-04-12 23:09:51 本文行家:梁迎春

盖当时酒肆,都以当垆者为名。(《成都古今记》)像现在上海四马路菜馆里抱住琵琶时常到客座上兜揽顾曲的雏娼,以及各游戏场及咖啡馆里的女招待,女茶房,在五代时似已盛行一时了。

图


  五代是吾国历史上一大混乱时代。自唐朝末叶,藩镇跋扈。以后遂成五代割据局面。五十余年之间,中原鹿骇龙斗,未尝有一日安逸。国祚最短的如刘汉,则前后二主,仅有四年。国祚最长的如梁,如后唐,皆不过十余年命运。君位变迁,有如弈棋。《五代史记·一行传》叙说:“五代之乱极矣,传所谓天地闭,贤人隐之时欤?……虽曰干戈兴,学校废,而礼义衰,风俗堕坏,至于如此。”这个时候,只有扰攘的战争,谈不到什么文化政治,但“娼妓”事业,并不衰颓。试博稽史传,列举如下:
  《旧五代史·王峻传》:“父丰本郡乐营使。峻幼慧黠,善歌。梁张筠镇相州,……畜之。”《洞微志》说:“宋景德峙,冯敢唱《喝NFDD7子》。十四姨言此曲单州营妓教头葛大姊所撰。梁祖付后骑唱之,名葛大姊后讹为《喝NFDD7子》。”是梁朝乐营配兵,是有“使”有“教头”的。《玉堂闲话》说:“晋乙未岁(时唐清泰二年晋祖屯沂州,)郑州民及军营妇女填咽道路。”《宋史·王景传》说:“景对晋高祖曰:‘臣昔为卒,尝负胡床从队长出入,屡过官妓侯小师家,意甚慕之。”是晋朝有“乐营妇女”与“官妓”的。《十国春秋》说:“广运六年,北汉奉表请降,献官妓百余人于宋,以赐将校。”是北汉也有“官妓”的。 “赵王NFDD8命马使于燕,刘守光命韩定辞馆之。时燕之酒妓转转为一代名姝,韩之所眷也。每当酒席,马频目之。韩曰:‘愿垂一咏,俾得奉之。’即命笔援毫,作《转转》之赋,载转转以归。”(王NFDD9《补侍儿小名录》)是燕也是有娼妓的。《五代史·董璋传》:“同光三年,以璋为剑南东川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天成四年,明宗遣客省使李仁矩赉论两川,璋于衙署设宴以召仁矩。日既中而不至。璋使人侦之,仁矩方拥‘倡妇’与宾客酣酒于驿亭。璋大怒,领数人入驿,引出璋,因命肘腋执拽仁矩。仁矩涕流告拜,仅而获免。璋乃驰骑入衙,竟撤馔而不召。”是西川也是有娼妓的。当时中原以外所谓“十国”,如南唐、西蜀、荆南、楚、闽等,比较太平安乐,娼妓风气,似乎更觉得猖狂。《清异录》说:“李煜在国,微行娼家。遇一僧张席,煜遂为不速之客,垂醉大书右壁。僧妓不知其为谁也。”《蜀杌》说:“上元节,蜀主昶观灯露台,命舞倡李艳娘入宫,赐其家钱十万。”后蜀、南唐二后主,本号风流,召妓入宫,微行娼家,本不算一回事。《十国春秋·荆南·侍中保〖HTXL〗NB12E〖HTSS〗世家》说:“召倡妓集府署,择其士卒壮者,令恣调谑,乃与姬垂帘共观,以为娱乐。”《清异录》说:“南汉刘NFDDA选恶少配以雏宫人,使褫衣露偶,NFDDA与媚猪(波斯
女名)延行览视,号‘大体双。’”看起来刘NFDDA〖HTXL〗NB12E〖HTSS〗两个人举动差不多,不过一使娼妓,一使宫人的不同。真是无独有偶的荒唐了。其他如晋学士王仁裕使荆南,高从诲出女妓数十并善弹胡琴。(《尧山堂外记》)小东长沙之妓人,以能诗得幸于马希范。(《补侍儿小名录》)类如此者,更仆难数。是五代十国都是有娼妓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五代时娼妓制度,大约仍沿唐代旧规。陶谷《清异录》记一段故事:〖HTF〗
  广顺(周太祖年号)三年,以柴守礼子荣为皇太子,拜守礼为太子少保,致仕。皇太子即位,是为世宗。守礼居西洛,与王溥王彦超韩令坤之父诸友嬉游,裘马衣冠,僭窃逾制。当时人为一日具设乐设妓,轮环无已,谓之“鼎社。”洛下多妙妓,守礼日点十名,以片纸书姓字大如掌,使人持呼之。被遣者诣府尹出纸呈示,尹从旁签字。妓见纸书时争到买,唤子号
曰鼎社。〖HT5,5”SS〗柴守礼以皇父尊贵,召妓侑酒,亦须府尹签字。这就是唐朝“凡朝士宴集,须假诸曹署行牒,然后能致妓于他处”(见《北里志》)的遗规,犹存于五代时的确证至这个时代贵人家“家妓”,亦风流浪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江南余载》:陈致尧雍……与韩熙载最善,家无儋石之储,然“家妓”数百,颇以帷薄取讥于时。《湘山野录》:南唐韩熙载纵“家妓”与宾客生旦杂处。《南唐近事》:熙载不妨闲婢妾,…侍儿往往私客。客赋诗云:“最是五更留不得,向人枕畔着衣裳。”……《尧山堂外纪》:陶谷奉使江南,韩熙载遣“家妓”侍之。及旦,以书谢云:“巫山之丽质初临,霞侵鸟道;洛浦之妖姿自至,月满鸿沟。”举朝不能会其辞。熙载召“家妓”讯之。云:是夕忽当沅濯。〖HT5,5”SS〗曰:“侍儿往往私客。”曰:“纵家妓与宾客生旦杂处,”虽有月经时,亦叫她陪客侍寝。聚家妓至数百,安得不以“帷薄取讥于时?”所以“家妓”的笑话,以五代为最多了。又五代时,史弘肇妻阎氏曾为酒家倡。(《旧五代史·弘肇传》)成都米市桥伪蜀时有柳条家酒肆,有女奴名柳条。盖当时酒肆,都以当垆者为名。(《成都古今记》)像现在上海四马路菜馆里抱住琵琶时常到客座上兜揽顾曲的雏娼,以及各游戏场及咖啡馆里的女招待,女茶房,在五代时似已盛行一时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梁迎春,网名老狼,大连作家。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征文多次获奖。连载系列作品:《老狼百病论治》《唐朝大解密》《走近鲁迅》《走进李白》《走进三国》《走进武则天》《中国古代色艺双绝的名妓》《老狼的写代生活》。邮箱:liangyingchun27@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