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野史百科

广告

北宋强拆官员为何被后世严重丑化?

2012-06-24 15:22:13 本文行家:老蔡的菜园子

谢德权这种在其位谋其政,只为皇帝一人负责的态度,以及不能很好的处理人际关系,违反官场潜规则的作态,或许也在一定程度上激怒了执政的文官集团,因此这位以强拆著名的官员最后落了个被世人误解的地步。

宋朝官员好悠闲宋朝官员好悠闲

  北宋真宗时候,出了一个强拆官员叫做谢德权,这个老谢字士衡,福建人,最初在南唐风流后主李煜手下,归顺宋朝后,被授予翰林院殿前承旨,也就是皇帝的高级顾问和御用秘书。谢德权做事认真恭谨,雷厉风行,一般比较棘手的事情赵官家都委派他去做,而谢德权总是能把事情做得很好,因此很受皇帝宠爱。

  当时东京城(汴梁,现在叫做开封)内寸土寸金,地皮昂贵,经营用房十分紧张,按现在话说,房地产业非常火暴,但凡经营门面房生意的都会获得十分丰厚的回报,于是达官贵族们竞相抢占门面,或官商勾结,或官官相护,充分利用各种权势和门路拓展和经营这种一本万利的邸店。东京城此时的繁华景象,仅从宋人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就可一窥全豹,因而可知黄金店铺的抢手和火暴。如果说唐朝时的“侵街”行为尚停留在突破坊墙界限,临街建造的话,北宋时的“侵街”就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权贵们以及有背景的富商们极力向街道扩张,擅自扩大建筑面积,已然侵犯了大宋帝国城建部门规划的“红线”。

   到了宋真宗咸平五年,公元1002年二月,街道上“侵街”现象已经严重到了十分拥堵,导致行人车辆交通严重混乱的地步,针对违规建造的楼堂馆所,以及帝国房地产业愈演愈烈的腐败现象,宋真宗赵恒恼了,率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也太不把俺赵官家放在眼里了。于是真宗皇帝下令让右侍禁閤门祗候谢德权开展针对违规建房的专项治理整顿活动。閤门祗候是个什么官儿?简要的说,就是皇帝的侍从官员,谢德权被任命为钦差大臣以后,办事果断干练,先是微服私访,查勘东京城违规建筑,然后大刀阔斧开始治理整顿。

   老谢顶住了一轮又一轮的说情送礼风,使用雷霆手段坚决打击违规建房现象,在策略上则采取分两步走方式,先是不遗余力的强行拆毁权贵和富商们所建造的邸店,以此取信于民,再逐步拆除普通老百姓的违规建房。在强拆过程中,谢德权毫无例外的大大得罪了权贵们的既得利益,导致朝野上下怨声载道,言官们纷纷上书弹劾,真宗皇帝一看,反对派人数众多,立刻草鸡了,下诏停止拆撤。

   眼看清理整顿工作半途而废,谢德权拒绝执行,并上书皇帝“如今阻挠者皆权贵也,无非是舍不得他们的租金而已,臣至死不能奉诏,而让权贵们的利益干扰国家的大政方针”,谢德权的强项令让真宗皇帝非常感动,于是再次下令委任老谢治理整顿,并采纳谢德权建议,由开封府衙门出面协助,沿街登记违章建房户籍清册,逐一清理,在老谢执拗而卓有成效的清理整顿下,东京皇城所有违规建筑被强行拆除,自此东京城民不复有侵街现象。真宗还采纳谢德权建议,此后详细规定了街巷的宽窄尺度,以及早晚敲打禁鼓的具体时间。

   强拆官员谢德权果敢的行为,为北宋帝国恢复了商业秩序,制止了房地产业一哄而上的乱象,规范了行业管理,为宋朝收回了被侵占的土地,但是他自己却付出了意想不到的惨重代价。而这一次,将他强行捆绑上历史耻辱台上的是高度统一,意见趋于一致的权贵们和平民们,在元话本《谢金吾诈拆风波府》里,谢德权被后世说书艺人严重歪曲成了一个纨绔子弟,名字也由谢德权变成了谢金吾,而这个谢金吾是真宗朝权相王钦若的女婿,因强拆在民间享有极高声誉的杨家将天波府而被杨六郎手下大将焦赞所杀,从而演绎出一幕忠臣与奸臣激烈交锋的跌荡起伏的传奇故事。

   谢德权被叫做谢金吾,是有迹可寻的,其一,金吾即卫护京城的官员,而谢德权在真宗朝治理整顿房地产时,担任的是閤门祗候官员,即皇帝贴身侍从,二者官职基本类同。其二,轰轰烈烈的北宋强拆事件就发生在真宗时代,民间话本《谢金吾诈拆风波府》也发生于同一历史时代,契合事件的发展缘由,因而话本中以谢金吾而映射谢德权。其三,谢德权和王钦若同朝为官,历史上王钦若因状貌短小,颈有疣,时人称为瘿相。此人为人奸邪险伪,善于迎合帝意,被为“北宋五鬼之首”,在人们心目中,强拆事件的主人公谢德权与王钦若一样同为奸邪小人,将两人捆绑销售,因而一起钉在耻辱台上。

   当然我们知道,所谓的天波杨府子虚乌有,是元朝艺人们对杨家将事迹的传承和发挥,而谢德权谢金吾也不可能是王钦若女婿,历史上的谢德权比王钦若还大九岁,在元话本里,深招百姓痛恨的王钦若被指责为辽国奸细,本名叫做贺驴儿,也是善意的谎言。把谢德权丑化为谢金吾,最后因强拆而死于非命,正是朝野上下对当年谢德权强项令,口含皇帝天宪大肆强拆东京城违章建筑的刻骨仇恨和打击报复,看来大凡历史上的强拆官员都没有好下场,哪怕你是在勤勤恳恳为皇帝做事,但北宋的强拆官员与当今社会的强拆官员们有着本质区别,逐利驱利的目的显然不同。

   历史上的谢德权是一个被低估的官员,他清正廉洁,法纪严明,办事干练,否则皇帝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用他解决棘手的问题,咸平二年(公元999),为平定宜州少数民族作乱,谢德权单枪匹马深入少数民族地区,凭借着过人的能力和口才说服叛乱民众接收朝廷招安。景德三年(1006)十月,开封遭遇严重洪涝灾害,真宗皇帝任命他治理汴河,谢德权带领手下淘尽河床淤泥,加固河堤,并特制大锥筑堤以检验是否牢固,又植树十万株加护堤岸,终致水患得到扼制。谢德权还建议废除京师的铸钱监,把西窑务迁到河阴,节省了大量的人工经费,大凡北宋朝廷每次有什么工程建造发愁人手少,甚至一整年都不能完成时,皇帝真宗就想到了谢德权,让其监督那些工程,谢德权都能保证质量及时竣工。

   谢德权在任朝官时,还敢于积极建言,明辨是非,当时有奸人刘晔、僧人澄雅控告执政大臣与许州百姓暗中勾结西夏准备叛乱,皇上命令温仲舒、谢泌进行审问,让谢德权监督他们。谢德权经过认真调查原原本本地报告说事情荒唐无稽,当时的大臣谢泌说:“追逼审问执政大臣,案件才能弄清楚。”谢德权说:“谢泌想要陷害大臣吗?如果让大臣无罪而受侮辱,那么国君怎么驱使大臣,臣下怎么侍奉国君?”温仲舒也随即答腔说:“谢德权说的很对。”皇上这才同意了谢德权的结论,谢德权的仗义执言避免了真宗朝一桩莫须有的冤狱之灾。

   谢德权是历史上被民间扭曲最严重的官员之一,追根溯源,还在于他当年在任京官时,在强拆事件中表现积极,损害了权贵阶层的利益,其实历史上被歪曲的小人物很多,比如后人考证出陈世美、武大郎、潘金莲等人,真实的面目与小说话本中的形象迥然不同。宋史上说谢德权这个人,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见到官员徇私枉法者,必当面斥责,加以整肃,得罪了许多同朝为官的公卿大夫,而他又喜欢事无巨细,微服私访,并且经常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打小报告给皇帝,所以同僚们都很忌恨他,因此朝论恶之。

   谢德权这种在其位谋其政,只为皇帝一人负责的态度,以及不能很好的处理人际关系,违反官场潜规则的作态,或许也在一定程度上激怒了执政的文官集团,因此这位以强拆著名的官员最后落了个被世人误解的地步。历史上这种是非不明,黑白颠倒的阴差阳错,以及以讹传讹的真实的谎言,还有多少是需要大浪淘沙,拔云见日,而还历史人物以清白的?

 

 

分享:
标签: 宋朝 野史 文化 官员 随笔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老蔡的菜园子老蔡的菜园子,70后,生长于汉水之滨,曾出版过《吹皱一池春水》《一个人的天堂》《如歌的行板》等书,算是对自己三十年来人生经历生活感悟的总结,兼有贩卖狗皮膏药之嫌。信奉梁宗岱先生的“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闲来喜欢体育运动,沉缅于中国古代野史研究。 青史风流,野史疯狂。正史并非你认为的那样无懈可击,野史也非你想像的那样一无是处,历史的蛛丝马迹或许隐藏在历代文人的笔端,真相或许就是这样在抽丝剥茧、寻幽探秘中显现。